王者捕鱼破解|王者捕鱼20元上分
[開州日報副刊]詩味人生

2019-11-02 09:54 來源:開州日報 作者:譚力銘 責任編輯:趙娟 文章問題:點我糾錯
摘要:人生如詩,詩如人生。

詩味

■譚力銘

人生如詩,詩如人生。 

我十分慶幸,這一生能愛上詩,在品味詩的同時,品味人生。特別在如詩的年代,品味詩一樣的人生。 

因為愛上詩,才感受到了我的人生充滿著詩情畫意。 

因為愛上詩,才知道人生的酸甜苦辣都是一首詩。 

因為愛上詩,才明白自己也可以成為一部精彩之詩。 

倘若有人問,人生成就了點什么?也許我會毫不猶豫地說——詩。我也曾狂放地想,難道我為詩而生嗎?盡管詩寫得不好,誰叫我離不開你呢! 

不好又如何呢,詩意在心靈深處,我愿把我的心完全融化在詩中。每個人都有一部專屬于自己的詩,又何必在意別人目光呢! 

人生,倘若能有一種刻骨銘心的烙印,又何其幸也!若真把詩融入到自己的血與肉,靈與魂,是不應當追求成就大小的,而應當讓自己的心在其中盡情地馳騁遨游,享受著她給你帶來的那份愉悅和樂趣。由此,你能放下過去,放眼未來,能夠真正挑戰自我,超越自我,這就是人生的最大成就。 

不要去優于別人,因為別人的優秀你永遠無法企及;不要去超越別人,因為別人的成就你永遠無法達到。縱然達到,你也只是活在了別人的影子里,迷失自我;縱然超越,依然還有人會超越你,留下傷痛。 

由此看來,不應當說我的成就在詩,而是詩成就了我。我的人生,因詩而變得絢麗。 

絢麗人生,并非只有鮮花簇擁,春色滿園。許多時候,恰恰是風霜雪雨,凋零蒼涼。 

故而,輕狂也好,謙恭也罷;剛強也好,柔弱也罷;圣人也好,凡人也罷;高貴也好,卑賤也罷……不都如孔夫子那句說詩之語嗎?——“詩,可以興,可以觀,可以群,可以怨”。 

輕盈的年代,人生未必美好;艱難的歲月,亦如彩虹多嬌。在詩中,我品味到了這種味道。 

于是,我便多了許多人生釋然。 

最古老的詩,不只是蒼然的味道,亦牽引著我無盡的暢想。《詩經》不僅是中華民族最早的文化傳承,更是華夏初始文明的見證,曾經有多少炎黃子孫吮吸著她的營養,傾注了滿腔情懷,演繹出了絢麗多姿和波瀾壯闊的詩篇。 

可是,我體會的還有另一種味道。 

《詩經》中,最具詩味的是“風”,而非“雅”“頌”。所以,真正的“詩味”是最普通的詩,蘊藏在“凡人”之中。而那些高貴的、神圣的東西,恰恰呆板而少味。 

因此,請別輕卑“凡人”的渺小。 

后來的駢文,再后來的應制詩,以及再后來的八股文,均遭到了不少人的詬病。反倒是諸如樂府民歌、元曲小調,成為了中華文化史上的獨特風景,流芳千古。 

不管什么樣的人生,在詩中,你都可以嗅到她的味道。也只有嗅到了詩的這種味道,你才會感受到人生的美妙。 

五千年的詩,五千年的文化,隨手拈上幾句,都會讓人魂牽夢繞,心境激蕩……比如: 

有一種珍貴,叫著“花有清香月有陰”,也正是如此,才會“春宵一刻值千金”。 

有一種韌勁,叫著“千磨萬擊還堅勁”,也正是如此,才會“任爾東西南北風”。 

有一種灑脫,叫著“萬紫千紅總是春”,也正是如此,才會“等閑識得東風面”。 

有一種奉獻,叫著“為伊消得人憔悴”,也正是如此,才會“衣帶漸寬終不悔”。 

有一種氣節,叫著“要留清白在人間”,也正是如此,才會“粉身碎骨渾不怕”。 

…… 

如此詩味,是說不盡道不完的。杜圣人的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,是何等廣闊的胸襟!寧愿“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”,又是何等高尚的情懷!李仙人的“仰天大笑出門去,我輩豈是蓬蒿人”,難道還不夠豪邁嗎?而他的“烏鳶啄人腸,銜飛上掛枯樹枝”,卻又是何等的慘烈呀。 

“春風得意馬蹄疾,一日看盡長安花”,這是高貴者的期盼;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,這是大自然的美好。不管是“春風得意”或是“采菊東籬”,都有各自的味道和追求。于是,人生的“味道”,最終在于自己的取舍。有什么樣的“心”,便會產生什么樣的人生。 

陶潛的“久在樊籠里,復得返自然”,不就是最好的寫照嗎? 

人生“味道”,盡在詩中。只要懂得了詩的“味道”,便會知曉人生“味道”。 

詩,是五味雜陳的,人生同樣如此。誰說人生只能“春風得意”,沒有“花自飄零”,才會顯得單調和孤獨。 

我就是在這種無盡“詩味”的感染下,創作出了一些關于詩的拙著:諸如《詩史陋談》《走出格律》《傳承詩魂》《盛世之詩》《詩峰不再》《再說詩韻》等文章。 

我也是在品味“詩味”的過程中,提升了自己的認知,升華了自己的靈魂,豐富了自己的人生。 

茂林修竹,荒草萋萋,會成就人的一種境界;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,又會讓別人感受到一種境界。 

因此,我要感恩于詩,感恩于這個時代,還要感恩于身邊所有的人,也包括“對手”,亦或是“敵人”。 

“羌笛何須怨楊柳,春風不度玉門關”,道出了人生真諦——人總有力所不及的地方。羌笛,吹著那哀怨的楊柳曲,于事無補,春風是到不了玉門關的,又何必呢? 

人生旅途,我們不妨吹吹這樣的“笛聲”——“兒童歸去橫牛背,短笛無腔信口吹”,多自在呀! 

同笛異聲,各有其味;既是詩味,亦是人生。 

(作者供職于開州區臨江鎮人民政府)

版權所有:開州之窗 www.qefri.tw QQ:1821892685
Copyright? 2005-2014 www.qefri.tw.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備17013014號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重慶市網絡媒體協會成員

渝公網安備 50023402000168號

王者捕鱼破解 江苏11选5历史遗漏 有什么简单网上赚钱方法有哪些 白山在线视频棋牌 北单比分赔率怎么算 下载黑龙江快乐十分钟 瑞士五分彩在线计划 新时时彩赚钱技术 广西11选5分布走势图 青海快三综合走势图 貔喜网络脉动棋牌